????“不好!”

????骤然间,源天宗传人那般不好的预感,又是强烈了几分。

????伴随着源天宗传人说话的声音,简知行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,他们都明白了过来,即将发生什么。

????虚空之上,两道身影遥遥相望。

????林申神光璀璨,像是被包裹在虚无火焰之中,他的危险气息,比之开启终极战斗形态,陡增十倍不止。

????这是一种无可名状的状态,江枫看在眼中,心神为之一沉。

????林申这样的状态,就像是一台机器,开动了最高功率,如果说开启终极战斗形态,是让林申无比专注于这一战的话,那么这时候的林申,分明就是彻底成了杀戮机器。

????“战神宗!”江枫低语。

????早前江枫就知道,战神宗这一宗门很是可怕,虽说一度被认为已成绝响,但在漫漫长的历史之中,其地位谁也不曾怀疑过。或者说,不敢怀疑!

????一旦开启终极战斗形态,便能跨大境界而战,那么,当进化成杀戮机器之后,其危险程度,可想而知。

????“林兄……”江枫皱眉轻语。

????他不只是感受到了来自林申的威胁,更清楚,这般状态并不对劲,将带来不可逆转的后遗症。一战过后,林申跌落一个大境界,也不是没有可能!

????江枫觉得,二者只是切磋而已,绝非生死战,完全没必要如此拼命!

????“你要求饶吗?”林申盯着江枫。

????“求饶?”

????江枫发出一声苦笑,他方才成就天尊,自知这一战纵然付出的代价再大,也不可能求饶,否则的话,将道心受损,那样的损失,不是江枫能够承受的。

????“江某将如林兄所愿,奉陪到底!”江枫凝声说道。

????林申笑了,他笑的很开心,也笑的很放肆,却又有着丝丝悲凉,在眼底深处翻涌。

????将林申的反应纳入眼中,江枫心神震动,忽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????江枫新晋成就尊者,这一战对他而言,固然意义非凡,但对于林申而言,其意义,绝不逊于江枫。

????这是战神宗重现世间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,林申身为战神宗的唯一传人,岂会不加倍重视?

????之所以林申会在江枫成就天尊之后,第一时间赶来,很大程度,就是因为这一原因,要么不战,要么就决不允许失败,哪怕为此,付出再大的代价。

????也就是说,在战斗开启的那一个瞬间,林申就是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一往无前。

????很显然,林申是意识到了此点,有些事情他纵然不想为之,也必须要去做,他的身份,注定他必须要去牺牲!

????战神宗传人这一身份,是无上荣耀,实际上,亦是枷锁。

????江枫想起源天宗传人来,对于源天宗传人而言,何尝不也是这样的情况,看似拥有极多选择的余地,实则,根本没有选择。

????“轰!”

????一息过后,林申动了。

????庞大的虚影完全实质化了,像是幻化而出的一尊分身,那一尊分身,以最为直接的方式,朝着江枫横击过去。

????凶戾的气息虚空弥漫,每一个观战的修士都心神不宁,像是远古凶兽复活了,张开血盆大口,要将他们吞噬。

????无差别的压制力量,纵横延伸,哪怕是那些古道统的传人,也都是压力激增,他们的注意力,终于是自江枫的身上,转移到了林申的身上。

????那里神芒耀空,有如燃烧一样,林申变成当之无愧的焦点,也是唯一的焦点。

????“值得吗?”

????简知行轻语,只觉喉咙有些干哑,他感到惊奇,林申的行为,不只是在拼命那般简单,分明是在着急证明自身。

????可也正因林申太过着急之故,让简知行略感疑惑,于是,发出了这样的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