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慕云并没有想象中的感动。

  兽人的爱太过于极端,这种极端的方式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  “枢,答应我,不管以后如何,都不要有放弃生命的想法。”慕云说:“就算我真的不在了,也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许萌生不该有的念头。”

  或许曾经的她羡慕过电视剧里那些生死相依,不弃不离的感情。但是电视剧毕竟只是电视剧,和现实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。

  或许哪一天她又阴错阳差的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。那他们又该怎么办?慕云不敢想。

  “我不舍得!”

  “既不舍得,那你只需听话就好。”此刻枢的内心早已一片柔软,他的雌性真的是温柔又霸道。

  两人吃过午饭,便将屋内所有的兽皮搬出来暴晒。雨季能见着太阳的次数不多。慕云还让枢专门掏了一个石柜用来放置晒好兽皮。

  要知道在现实世界一件皮草的价格可是不便宜的。到了这里反而成了烂大街的存在。

  凉风习习,坐在草地上,慕云还是第一次如此平心静气的欣赏兽世的美景。

  瓦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。偶尔飞过的飞鸟更是为这空中增添了许许色彩。远处丛丛叠叠的山峰如蜿蜒的龙。

  她贪婪的呼吸着兽世纯净的空气,最后又深深的吐了出来。

  依偎在枢怀中,感觉从未有过的安宁。“你的怀抱真温暖!”

  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妈妈的怀抱,让人无比依恋。

  就在这时,刚刚苏醒的美丽在新收的几个伴侣的搀扶下走了过来,她的身材清瘦了不少,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搭在肩膀上,皮肤也比原来白许多。

  “枢大人,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。”说完美丽露出近似害羞的表情。

  “......?”什么鬼,这美丽的脑子是坏掉了吗?在慕云听到美丽声音的时候就睁开了双眼,她看着这个被雄性簇拥的雌性时一脸嗤之以鼻。

  对于想要自己性命的人,慕云当然不会假以辞色。

  “要不然,你也不会用珍贵的伴生灵草来救我,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雌性了,我答应你,明年就给你生一窝崽崽!”

  美丽醒后,得知是枢救了她时几乎欣喜若狂。

  一个雄性救了雌性代表着了什么!

  她马不停蹄的将自己清洗干净,并且找了几个临时伴侣负责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。

  收拾好后就迫不及待的跑来找枢。

  听完美丽的话,窝在枢怀里的慕云气鼓鼓的瞪着他。一双小手还不老实的掐着他的腰身。

  “慕在调皮,我可就要轻薄你了!”

  哎,,?^?,,!这家伙居然连轻薄都知道!慕云咽了咽口水,随后老老实实的窝着不动。

bet356邮箱  “救你,只不过是你父兽所求。兽世雌性本就稀少,能救,我当然不会弃之不理,作为部落的守护王兽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。至于伴侣……”忽的,枢站起了身子,他怀中的慕云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们面前。。

  “我已有伴侣,又怎么能做你的伴侣?”